老物件儿里蕴藏的时代巨变

国庆长假期间,大家一定少不了去长辈家串门,长辈在一起时总爱说说过去的事情。这时大家才发现,原来我们的生活与过去相比,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巨变!好在,总会有那么些老物件儿,为我们记录下那些过去的故事。

一杆秤里的家风

照片中的场景,有些“00后”也许已经没有见过了,这杆颇具年代感的秤,是马伟良家的“传家宝”。马伟良从小在苏站村长大,搬进新天地家园北社区时,旧家什处理掉了不少,但这杆父亲留给他的秤,即使很不方便携带,他依然搬到了新家里,保存完好。

秤身上可以看到他父亲的名字——马根荣,以及购置大秤的年份——1955年。马根荣解放前在道轨上开马达客,即铁道上的短途火车,从苏州站开到白洋湾。那时候苏站村家家户户都养猪,称猪要两个人用扁担架起来才能称,一只小猪仔通常要两百斤,只有用这样的红木大秤,才能拉得起。

苏站村还有一个别名,叫黄豆芽村,因为村里除了养猪,家家户户都发黄豆芽。马伟良说,苏站村的村民绝对不会骗秤,整个村子都把诚信放在第一位,黄豆芽村就这样靠着诚信获得了全市市民的信任。当时黄豆芽的销量好到什么程度?马伟良说:“在称黄豆芽时,甚至也会用到称猪的大秤,因为份量实在太大。”

后来,村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不少人家还依然在发黄豆芽,有些邻居还到马伟良家里来借用这杆大秤。也是从长辈那里,他一直接受着传统的教育:要老实做人,勤俭节约。“那辈人也是苦,没有其他东西传下来。这个秤也是我自己喜欢,所以拆迁也带了过来到新家。岁月过去了,但也要留个纪念。”马伟良说。

千余张邮票里的时代记忆

家住宝邻社区的戴元财今年62岁,是一名集邮爱好者。正逢国庆,他翻开自己收藏的集邮册,透过这千余张邮票,新中国七十年来的发展变迁也仿佛一一展现在眼前……

这是戴元财的第一本邮册。他当时还是一名初中生,用自己做的一个矿石收音机从一名同学那里换来了这本集邮册。再次翻开这本集邮册,浓郁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十多页邮票集内,整整齐齐地排列了400多张邮票,大部分都是上世纪70年代的文字邮票。“这里的邮票种类很多,每次翻开这本集邮册,我就能回忆起年轻时的生活。”戴元财感慨道。

虽然这本邮册让戴元财对邮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当时生活条件有限,他只能将这份兴趣埋在心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戴元财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四十多岁的他重拾起初心,开始了漫漫的集邮之路。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他每年都会收集一本邮册。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非常高兴,立刻托人四处打听,订购了一本由中国邮政发行的邮册。我觉得这么有意义的事,应该用邮票记录下来。” 说起这本邮册,戴元财至今难掩激动之情。

戴元财非常希望能够有机会能在社区举办集邮展,让社区爱好者把各自收藏的老物件拿出来交流、展览,让更多的人了解新中国的发展历程,也能促进邻里和谐。“我收集邮票时不在乎它值不值钱、珍不珍贵,我看中的是邮票背后的历史意义。这些邮票,展现了新中国不同时期的发展历程,也记录了我们老百姓生活的变化。”戴元财说。

苏州老铁路职工说铁路巨变

苏锦街道万达社区有一位铁路退休的老职工孔庆晓,多年来收集了70年来各式各样的火车票和胸章、帽徽、纽扣等,摊开来细细看,就是一部新中国铁路的成长史。

孔庆晓家里四代人都从事铁路工作。拿出厚厚一叠火车票收集册,他侃侃而谈起来。从最初的客票、加快票、空调票等硬板车票,到后来的磁卡车票,他都有收集。“我妹妹70年代的时候在南京站做售票员,那时候卖一张票需要10分钟,一天下来都口干舌燥,现在网络售票1分钟就可以搞定了,检票也是越来越便捷了,现在人脸识别就能进站,为中国铁路感到骄傲。”孔庆晓说。此外,他还收集了不少铁路职工的路徽、帽徽、胸章、纽扣,这是千千万万名铁路职工的象征和标志,也折射出中国铁路各个时期的绚丽色彩。

你家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老物件儿?蕴含着怎样的故事?

来源:苏锦街道 白洋湾街道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