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 |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

宋代  晁补之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

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

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

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晁补之(公元1053年—公元1110年),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为“苏门四学士”(另有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之一。曾任吏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工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张耒并称“晁张”。其散文语言凝练、流畅,风格近柳宗元。诗学陶渊明。其词格调豪爽,语言清秀晓畅,近苏轼。

微信图片_20190914133437

整首词全部和月有关,赏月作为整首诗的中心,从上片开头诗人抬头仰望月空,从而通过月亮的上升来联想到各种场景。前二句,化用李白的诗句““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用来指代,云影遮蔽的月光和苍茫无尽的夜空,月亮在这场景之中分外光明。月亮乍见初升,使人心情开朗澄澈,充满惊喜。

微信图片_20190914133440

而后三句通过如永夜,寒蝉等意象,写出了月夜之清冷和空寂之情,通过安静和清凉的中秋月夜,是诗人的心情得以表达,万家团圆之际唯有诗人伶仃,再看天中月色,更添寂寥之情。转而再写因月而生的身世,感慨通过蟾宫月窟这样的意象来表现诗人的仕途不利。诗人仕途颇为坎坷,曾三次任京中官职,却因党争而连连被贬。京城遥远,唯有月光与人作伴。

微信图片_20190914133442

下片笔锋一转,开始写室内喝酒赏月的情景。屋内无论是卷帘还是开屏,都极力描写了诗人对月光的喜爱,描绘出一幅举杯赏月,将月光纳入金樽的高雅与素美。再写登楼赏月,将赏月之景由室内再转向室外,这时月色已深,这是夜色已深,月色更明,然夜深露冷,但是人赏月的兴致却没有因此衰减。另化用世说新语中的故事,来描写因月而起的故事与今时之人生的联系,可谓是奇想之外飞来。

微信图片_20190914133445

全诗通篇写月,作为贯穿以月作为主线,将天上与人间化为一体,使整词充满了丰富的浪漫主义情节与雄放阔达的想象,首尾呼应,浑然天成。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