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怡园,随处清凉

最近有人给馒头推荐了一家怡园里的面馆,卤鸭面、香酥鸡面、虾籽白斩鸡面撩得我心里痒痒的。那天中午拉着小伙伴杀过去,店门口一张停业装修的公告如同一盆冰凉的水,浇灭了我们火热的心。本着不能白来一趟的原则,我们去怡园逛了一圈,以寄“哀思”。

怡园建于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由浙江宁绍台道员顾文彬在明代某尚书旧居宅址上营造九年而成。苏州人应该对大佬顾文彬非常熟悉,那座专门被他用来收藏字画啊、书籍的过云楼就在怡园隔壁,一句“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足见其牛掰程度。

既然顾文彬能专门整个大宅子藏书藏画,那就必定是个风雅人;既然是个风雅人,那造起园林来,也必定有几分火候。怡园并不像拙政园那么大,馒头逛拙政园的次数不下30回,往里走没两步依旧晕头转向,不分东西。但怡园不一样,它布局自然,小巧雅致。用现代一点的话讲,一看就是个懂得美学、热爱生活的人,以“宜居”为中心思想设计建造的。

怡园和艺圃可以说是馒头最爱的两个小园林,如果说,冬天在艺圃追逐光影是一件乐事的话,那么初夏就适合去怡园走走逛逛了。怡园小归小,但吸取了苏州各大园林的长处,自成一格。比如,园中的复廊采用的是沧浪亭的形式,假山参照了环秀山庄的格局,旱船效仿了拙政园的香洲。

刚好这两天,正值苏州梅雨,纵然偶尔雨停,气压依旧很低,到处都是阴沉沉的灰色,闷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当你走进怡园,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字就是“绿”,满眼的绿,随手拍张照,连饱和度都不用调。园子里有各种不知名成片的绿植,每一片叶子、每一条藤蔓都翠绿欲滴、生机勃勃,在阴沉的天色下格外扎眼,看得人心头自然生出凉意,像吃了块薄荷糖似的,连呼吸都轻快了几分。

雨后的怡园真是自带小清新气质,廊檐下还滴着水珠,一滴滴地打在石砖地上,凝神侧耳可以听见很轻微的滴答声。馒头很喜欢藕香榭前的一方池塘,池塘里种满了荷花。当然,这个季节荷花还没怎么开,只有几个花苞,倒是绿油油、圆溜溜的荷叶特别喜人,还没来得及蒸发的雨珠,或大颗或小颗地在上头滚动,有种憨憨的可爱。

一整个园子逛下来,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清净,连门口茶室里的喧嚣都忽略了,“心静自然凉”的感觉倒是get到了。

于是欢快地跑去不远处的嘉余坊觅食,一路上招猫逗狗,再来一碗枫镇大肉面,我居然有些爱上这美妙的梅雨季了。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