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而雅的古人日常

“一卷书,一尘尾,一壶茶,一盆果,一重裘,一单绮,一奚奴,一骏马,一溪云,一潭水,一庭花,一林雪,一曲房,一竹榻,一枕梦,一爱妾,一片石,一轮月,逍遥三十年,然后一芒鞋,一斗笠,一竹杖,一破衲,到处名山,随缘福地,也不枉了眼耳鼻舌身意随我一场也。”这是明人张大复心中的理想生活。

纵观历史,许多古人都有把光阴过得清透的本事,他们懂得生活里最烟火的日常,更懂得从这烟火里寻找诗意。

生活终日被各界兜售的焦虑充斥,来不及思考明日会在哪里醒来,来不及回味昨日又在何处停留。而在信息时代未曾来临的时候,古人却能做到晨昏明灭里,一日日如诗。

东晋时候的文人陶渊明,即便是隐居田园做一农人,也是一个诗意的农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好不逍遥自在。

苏东坡讲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文人极讲求气韵,讲求格局。身为时役,却如同羁鸟,也不妨碍心上跑马,胸有一方天地。

“竹密岂妨流水过,山高哪碍野云飞”。竹有清韵,是君子之象,多伴文人居室左右。明代高濂曾谈书房布置,“窗外四壁,薜萝满墙,中列松桧盆景,或建兰一二,绕砌种以翠云草令遍,茂则青葱郁然。”

清人施清在《芸窗雅事》曾列古代文人廿一种雅事:

“溪下操琴。听松涛鸟韵。法名人书片。调鹤。临十七帖数行。矶头把钓。水边林下得佳句。与英雄评较古今人物。试泉茶。泛航梅竹屿。卧听钟聲声。注黄庭楞严参同解。焚香著书。栽兰菊蒲芝数本。醉穿花月影。坐子午。啸奕。载酒问奇字。放生。同佳客理管弦。试骑射剑术。”

人生而为人,为万物之灵长,自是要与天地共沐清辉的。

明代文人程羽文在《清闲供》一篇中,数一日清闲事。十二时辰里,各有各的闲适,各有各的雅致。

笑看风轻云淡,闲听花静鸟喧、“春有鲜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书画为友,静观万物,静观己身。在匆忙之余,更多地贴近生活,慢下来,回归生活,或许这才是中国人真正雅致的模样。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