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幕后,舞步之间,一个真实的唐寅得以诠释

· 第112期 ·

芭蕾中的唐寅

文 / 摄 大柚子

大柚子一直认为“跟团游”是全世界最无聊的旅行方式,没有之一。但这回跟的团却给了我前所未有的体验,这个团叫做苏州芭蕾舞团。

自认为还算是古典音乐的爱好者,但对芭蕾这种艺术形式的认识也只停留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以及儿时弹过的《天鹅湖》。这次苏州芭蕾舞团携原创芭蕾舞剧《唐寅》前往拉脱维亚和波兰进行巡演,大柚子作为iSuzhou“才子佳人”展的工作人员随团,这才有机会用相机记录到一些芭蕾的台前幕后。

芭蕾舞演员们在舞台上的表演赏心悦目,大家会觉得这些小哥哥小姐姐天生高冷。其实,高冷的是芭蕾本身,演员们台下就像一群孩子般嬉笑活泼。大家还会觉得他们身形如此优美,动作华丽而高雅,怕是不食人间烟火吧,其实悄悄地告诉你们,他们都比我能吃,但体脂加起来都没我高,这就很气人了。反过来想想,根据能量守恒,哪有只吃不胖的道理啊,背后流的汗水想想有多少。

每次演出当天,演员们都要照常上舞蹈课,课后换上演出服装走台彩排,再用1小时给自己化上妆,这时候离正式演出也不远了。

我曾问过他们,这样的强度是不是太高了,演员们的回答很简单,”习惯了,““演出需要全身心投入,当身体和动作跟上节奏之后,反而很放松。””当演出结束,面对台下观众全体起立,响起热烈而持久的掌声时,什么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可能有七成苏州人知道唐伯虎,其中大概有一半人知道他本名叫唐寅,但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周星驰的脸。大多数人都知道唐伯虎点秋香,但唐寅和沈九娘的感情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唐寅,甚至让西方人能看懂中国故事,苏芭的《唐寅》诞生了。

这是一个落魄才子和一个烟花女子之间的曲折爱情故事,一边是对登科红袍的追求,世人的眼光,父母的期许;另一边又是对自由的向往,对艺术的执念,文人特有的傲气和洒脱,以及桃花庵,对远离世俗的家的渴望。当这两种矛盾的情感汇集在同一个人身上时,舞剧就有了灵魂。

《唐寅》讲的是东方故事,用的是西方芭蕾艺术,音乐来自当代作曲家,这是一个富有创意和带有个性融合的作品。不过说实话,大柚子连看两遍都没怎么看懂,直到第三遍的结尾,似乎才刚刚体会到一点作品赋予的情感。为此苏芭的两位艺术总监潘家斌老师和李莹老师专门给我上了课。

唐寅虽然有名,但后世留下的文字记载却很少,为了表现一个真实的唐寅,还原他当时的心境,两位老师做了大量的研究。最终呈现在舞台上的舞美、服装、角色都包含各自的寓意。

唐寅曾经梦见九鲤仙子赠其宝墨万锭,舞剧就用”墨“代表他的才华,成也是墨,败也是墨,就因为太有才华才被人陷害入狱,也因为太有才华,背负了一生的世俗重担。

舞台中间高挂的红袍是官服,是地位的象征。”早入簧门姓氏标,待到年将三十六,蓝衫脱去换红袍。“科举失败注定了唐寅人生的坎坷,同时也造就了他的传奇故事。

桃花是唐寅最钟爱的花,桃花也指代女人、爱情和自由,那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是唐寅心境的体现。

唐寅临摹《韩熙载夜宴图》是为了谋生,但他在画中留了一行诗”潇洒心情谁得似,灞桥风雪郑元和“,郑元和是唐代有名的乞丐状元,同样是和烟花女子李亚仙的一段爱恨情仇,但人家最终考上了状元,由此可见唐寅在临摹时是何等惆怅。

两周的跟拍让我对芭蕾有了新的认识,不只有演员的刻苦、装台的辛苦、赶场的劳累,更多的是这个集体对艺术创作的理念,对细节的苛求,以及传播苏州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使命。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唐寅,我在这里讲一万遍也不及你亲自欣赏一遍。

▲演员谢幕

P.S.苏芭的新剧《天鹅湖》5月19日就要首演了,快来看看黑白天鹅小姐姐的优雅舞姿吧。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