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氢弹之父”与苏州的一段缘

1月16日,“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得主、“中国氢弹之父”于敏在京逝世,享年93岁。

听闻悲讯,身在苏州大学家属楼内的苏大老校长陈克潜反复翻看旧日信件与照片,陷入无尽的回忆中。作为曾经的同窗好友,老校长陈克潜还曾牵线资助于敏上大学,与于敏之间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深厚情缘。

于敏,被誉为“中国氢弹之父”。他从1961年便开始氢弹理论探索,数十年艰苦奋斗,终于突破关键技术,成功研制出新中国第一枚氢弹,对我国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和国防实力的增强作出了开创性贡献。

陈克潜上世纪八十年代曾任苏州大学校长,但外人很少知道,他和于敏还是昔日同窗。在陈老校长的印象中,于敏少年时就聪颖过人,且勤奋好学。70多年前,于敏原本在天津木斋中学求学,天资过人的他得到了该校教师刘行宜的赏识,主动帮助他转学到教师及设备资源更为丰富的耀华中学,而陈克潜正是于敏的新同学之一。

周榘良(左)、于敏(中)、陈克潜(右)在耀华中学校友会上相聚

“天资过人”“综合素质高”是陈克潜对于敏的第一印象。陈克潜说,当时大家一起做作业,常人需要一个小时完成的数学作业,于敏只需要一刻钟就能完成,考试成绩也经常是第一名。更让陈克潜佩服的是,于敏不仅物理化成绩优异,古典文学功底和人文素养也很扎实。在耀华中学学习时,他们的语文老师名叫王守惠,讲起古典诗词来旁征博引、抑扬顿挫,激发了于敏对古典诗词等传统文化的浓厚兴趣。

“他生平最敬佩诸葛亮和岳飞,熟读《三国志》和《岳飞传》,能全文背诵《出师表》《隆中对》《满江红》。”“他性情谦虚淡泊,‘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是他最喜欢的格言。”“他还很喜欢京剧这类传统文化”……打开回忆的匣子,有关于敏的记忆一幕幕在陈克潜的脑海中浮现。

在当时的耀华中学,大部分就读的都是富家子弟,于敏是为数不多的贫寒学子。他凭借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免费入学的机会,又以和善的性格赢得了老师和同学的敬重。当时,陈克潜和于敏在同一班级,他不仅钦佩于敏的敏捷才思,志趣也和他相投,很快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1944年,两人高三毕业,于敏父亲却因病重失去了工作,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当其他学生正憧憬着未来的大学梦时,于敏却面临着毕业就失学的困境。当于敏无意中与陈克潜诉说心中的烦闷与无奈时,陈克潜记在了心里,回头将情况告知了父亲陈范有,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帮助。陈范有当即同意资助于敏上大学,还建议其读工科,毕业后还可在公司安排工作。

对陈克潜来说,父亲资助于敏上学只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可于敏却把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曾在多个场合聊起过这件事。大学毕业后,两人曾一度失去联系。陈克潜后来被调往江苏师范学院(当年的苏州大学)工作,该院物理系教授周孝谦在北京的一次物理研讨会上见到了于敏,还听他提及陈克潜与父亲陈范有,两人也因此再度取得联系,并互通了书信。

陈克潜夫妇(左)与于敏夫妇(右)聚首合影

在与陈克潜的来往信件中,于敏也提及资助其上学一事,并向同窗表达感谢之情:“我也受到过一些奖励,其中有次重要奖励就是令尊陈老伯在我中学毕业时,资助我进入大学,得以继续求学。回首往昔,十分感谢。”

“对我来说,这是同窗好友的相互扶持,也很早就忘了这件事。没想到,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一直记挂在心上。”陈克潜说,也正因为这件事,他在苏州大学坚持积极推动朱敬文奖学金成立,“正是出于这个精神动力”。

尽管与老同学再度取得了联系,但陈克潜并不知道,于敏当时正从事一项机密研究,因此双方的交流并不多。直到多年后的一天,陈克潜在《天津日报》上看到了《芦台人于敏——设计氢弹的中国人》的报道,才知道于敏在数十年间为国家作出的巨大贡献。阔别近半个世纪后,这对昔日的同窗终于在20世纪80年代重逢。

虽然苏州与北京相聚千里,但昔日的同窗情却未因时间和距离而丝毫变淡,两人的书信往来和电话联系也越来越多,并多次在北京、天津等地见面。1999年,于敏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奖章,陈克潜写信向于敏道贺,于敏很快回信,信中提到,“两弹一星”的荣誉是在中央领导下的集体劳动成果,自己只是其中一员,“在振兴中华的历史关键时刻,发扬热爱祖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作、勇于攀登的精神是十分重要的。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你我老一辈人对此都会深有体会。”

这是于敏写给陈克潜的书信

2006年,这对昔日的同窗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于敏还特地题诗赠予陈克潜——“六十年前同窗读,各怀壮志奋思飞,家贫失学兄助我,科技报国赤子情。蹉跎岁月伤逝水,蜡炬将干叹奈何,劫后重逢惊又喜,回首烟尘谈笑中。”

翻着于敏八十周岁赠予的自传文集,回看曾经的往来书信,陈克潜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他年轻时身体不好,曾经得过伤寒。在研究氢弹的几十年里,在戈壁沙漠的恶劣环境中,他废寝忘食,休克过好几次,真的太不容易了。”陈克潜告诉记者,前几天还联系过于敏的儿子,得知于敏情况不太好,“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

“于敏为国家和人民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应当感怀并牢记他的事迹,相信中华民族完全有能力自主培养出具有科研精神和创造精神的杰出人才。”陈克潜说。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