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即将开始,我想为吴江报名

临近年底,各大电视台的春晚已开始筹备。同里宣卷、芦墟山歌、木偶昆曲都是吴江的“拿手好戏”,雅俗共赏的艺术特性也十分具备上春晚的条件呀~

同里宣卷

一曲源远流长的朴实民乐

宣卷是“宣讲宝卷”的简称,始于宋元时期,是继承唐代佛教“讲经说法”的传统而产生的一种新的说唱形式,其演唱的文本就是宝卷。同里宣卷是江南宣卷两大流派中“苏州宣卷”的主要组成部分,并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

同里宣卷的表演,是用吴江或同里方言进行说唱,韵散结合,通俗易懂。人数从3人到8人不等,1人主宣,1人或2人应和,其余人用乐器伴奏,边讲边唱、边述故事,故事内容从民间传说、小说神话到当代时事,包罗万象。

同里宣卷的说唱内容,不仅有着很强的故事性,而且多以劝人为善为主流,寓含着极强的情感性、教育性。寓教于乐,劝人为善,提倡和谐,向往美好幸福生活是它的主流价值观。因此,宣卷在这块土地上发展得顺风顺水,那简短的唱词,婉转动听;生动的形态,逼真生动,深受当地百姓喜欢。

劝人为善的宣卷,伴随着一代代吴江人走过了漫长的农耕年代,经历着人生的喜怒哀乐。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这一独特的古老艺术,仍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芦墟山歌

汾湖岸边千载吴歌众口传

芦墟,古时因汾湖滩芦苇丛生而得名,它虽不及古镇同里有名,但和同里一样,是吴江七大古镇之一。芦墟是典型的江南水乡,甚至比其他古镇更要“水”得多,不但有小桥流水的环绕,而且有大小河浜的纵横,更有大江大湖的傍依。

江河纵横,湖荡漾星罗棋布,水构成了芦墟人的生活日常,芦墟人的性格便也沾染上了水的柔情。流水依依,这般美景总是容易让人动情,情到深处,芦墟人便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小调。

芦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蜚声海内外,芦墟山歌便是其中的代表项目。它源远流长,是吴歌中的一个重要支脉,是民间艺术中的瑰宝;是民间口头文学,扎根在吴文化的沃土上,生生不息,代代相传,流传至今。

芦墟山歌像水般意境开阔,像水般富有柔情,旋律优美清新,曲调委婉动听,一股子浓浓的江南韵味让听者如痴如醉。陆阿妹传唱的长篇叙事山歌《五姑娘》是芦墟山歌的经典作品,打破了长期以来汉民族地区无长歌的定论,堪与壮族的《刘三姐》、彝族的《阿诗玛》相媲美。

一方人物一方情,一方风情一方歌。芦墟山歌植根在文化底蕴深厚的汾湖流域,汾湖之水滋润着芦墟这片沃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民间歌手,也产生了富有浓郁江南水乡韵味的芦墟山歌。

木偶昆曲

七都以线传情延伸昆曲美

一个古朴的戏台,一块简单的布幕,水袖飘起,眼神陡然一转,木偶身披华服傲然站立,昆曲唱腔自其身后响起。一提一拉演出风致楚楚,一唱三叹说尽轻柔委婉。太湖东南岸的七都镇“藏”着一门古老的艺术——木偶昆曲。

木偶昆曲是昆曲艺术的一种延伸,是一种以木偶来表演昆曲的独特戏剧形式,是对昆曲这一古老剧种的丰富和发展。它融合了昆曲的华丽典雅、婉转细腻风格,结合自身木偶杂技的“草根”元素,更容易被普通百姓所接受。

表演者既要能唱又要会操作木偶,以线传情,以木偶的动作神态来叙述故事情节,展现人物性格,表现人物情感,把动作表情融为一体,达到木偶演戏胜似人演,可谓“双手提活生、旦、净、丑千般态,一口唱妙喜、怒、哀、乐百样声”。

木偶昆曲已有三百年历史,但木偶昆曲表演团体,目前只有起始于一百多年前的吴江七都的“姚记”木偶昆曲社一家,这也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木偶昆曲社。

缠绵婉转、柔曼悠远的昆曲配以惟妙惟肖的木偶表演,将抒情性强、动作细腻、歌与舞巧妙配合的昆曲表演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雅俗共赏。

一折折雅到极致的“好戏”,

让人如沐春风,似饮甘露。

沉醉其间,久久回味。

热新闻
苏州城市文化传播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