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七月尝鲜指南!

不容易

送走了湿湿嗒嗒的梅雨

这不

又要入伏了

要说三伏天有啥不好

头一个让人担心的就是胃口了吧

 

往日里眼馋的浓油赤酱

被白花花的太阳照得没了心思

只觉得油腻

 

不过也有好消息

一大波解暑美味正在赶来的路上

光是看一眼

都觉得清新可口

更别说味道有多好了!

扁蒲

9.1

 

 

@greenest.organic.org

扁蒲的学名叫“瓠瓜”,《诗经》里有篇《硕人》,文中就有一句“齿如瓠犀”,就是形容牙齿像瓠瓜籽一样又白又齐。说起来,北方人叫“瓠瓜”比较多,苏州人更多的还是称其为“扁蒲”。苏州人夏天极少吃那些浓油赤酱的肉制品,总想着来点清凉的绿找胃口,扁蒲塞肉便成了心头好。

 

9.2

@茱籽白兰

将肉糜塞进空了心的扁蒲内,入油锅两面煎,将表层肉糜煎得金黄,然后就是加酱油和糖,用旺火烧。其实这道菜有更清爽的吃法,更适合夏天。前期的准备步骤都一样,只是最后一步不是下锅煎,而是上锅蒸,蒸透出锅之后切成段,上面再淋一点虾子酱油,一碗白米饭很快就能下肚了。

翠冠梨

 

9.3

@cnlist.org

春赏梨花夏吃脆梨,这些年已经成为苏州人的一种习惯。当骄阳炙烤大地的时候,苏州人爱吃的又一时令消暑美食树山翠冠梨熟了。如果说雪梨是清甜,那翠冠梨更多的就是清脆了。咬上一口,梨汁顿时溅满口腔,肉质细腻、香甜爽口,还带着一股蜜香。

桃子

 

9.4

@hc360

最近没啥胃口的时候,晚饭就是桃子了。水蜜桃最出挑,一排水果里最好看的就是它,白里透红,个头极大。熟透了的水蜜桃我喜欢配上清爽的雪梨榨成汁,才微微有些软的就适合用小刀片着吃,只有硬极了的脆桃才适合上嘴啃。有时候为了图个新鲜的我也会挑几个黄桃,虽说不上味道有啥特别,但光看颜色就喜欢得很,还要啥别的理由呢?

葡萄

 

9.5

随着日渐升高的气温,盛夏时节里令人期待的葡萄已然悄悄地在枝头成熟, 7 月中下旬将进入葡萄的最佳赏味期,甜度刚刚好。

按品种来说,人气最高的就属夏黑了,浓重的紫色不用吃都能让人觉得甜津津的。另外,不得不提的还有很多新品种的葡萄,什么玫瑰味、桂花味也是好吃的很,几粒下肚不觉口齿生香,简直神奇!

鸡头米

 

9.6

每年七月末,苏州人餐桌上最特别的小食鸡头米就上市了。鸡头米在苏州水八仙(莲藕、茭白、荸荠、慈姑、水芹、鸡头米、菱、莼)之列,是苏州人日常菜肴中常见的食材。鸡头米价格看起来高的离谱,每斤要在100元以上,然其制作过程十分艰辛,整个过程全靠手工。再过一阵便可以在葑门横街看到剥鸡头米的商户排排坐了,这是属于苏州的独特风景,也是苏州人生活里不可缺少的点缀。

莲子

 

9.7

夏日的苏州街头,总能见到挑着竹筐卖莲蓬的老农。买几支水灵灵的莲蓬不为别的,只为闻闻那绿荷残存的清香,嚼嚼那莲子嫩甜的味道。我来苏州之前,从不知道莲蓬是可以吃的,后来吃过一次,就一发不可收拾。作为一个深度懒癌患者,我却从没有抱怨过莲子难剥,大概是为美味折腰吧!

糟油

 

9.8

苏州人的炎炎夏日,必然少不了吃个风扇凉面或者凉拌馄饨。如果说它们的好吃能打十分,那“糟油”至少占了六分的功劳。

太仓盛产糟油,吃货袁枚在《随园食单》里写道:糟油出太仓,愈陈愈香。糟油用途广泛,除了卤制糟味,还有更多作用。对于一个标准太仓人来说,糟油一般用来炒草头。鲜嫩的草头下锅,记住不能用铲,要用筷子拨散。然后淋上糟油即可。这是一道太仓人家家户户都爱吃的时鲜小菜。另外,过年时吃春卷蘸糟油,味道绝佳。

热新闻
苏州市外宣云平台 | 关于我们
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