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开甲:苏州走出的“核司令”

程开甲:苏州走出的“核司令” 曾隐身为国40年

7月28日,中央军委颁授“八一勋章”和授予荣誉称号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授予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中建立卓越功勋的十位同志“八一勋章”,其中就包括苏州籍院士、原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正军职常任委员程开甲。

7月28日,习近平同获得“八一勋章”的同志集体合影,右五为程开甲

作为“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程开甲长期从事理论物理、核武器研制与试验、抗辐射加固等领域的科学技术研究工作,是中国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之一、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之一,被称为中国“核司令”。

怀揣雄心之志,放弃高薪回到新中国

程开甲1918年出生于江苏吴江盛泽镇,祖父为其取名“开甲”,希望他可以开程家之先,登科举之甲。然而,小学时的程开甲淘气贪玩,成绩经常倒数。后来,在老师的悉心调教下,他的潜能逐渐被激发,成绩迅速上升。

1931年,程开甲考入浙江嘉兴一所著名的教会学校秀州中学。在秀州中学读书期间,程开甲特别钟爱数学课,他能将圆周率背到小数点后60位。一个复杂的微积分演算,不用纸和笔,在脑子里就能完成。而且,他的英语天分也开始充分显现。

1937年,程开甲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浙江大学物理系的“公费生”。在这所被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誉为“东方剑桥”的大学里,程开甲受到束星北(中国雷达之父)、王淦昌(“两弹一星”元勋)、陈建功、苏步青等大师的悉心指导,一步步迈入了物理学的殿堂。1941年,程开甲从浙江大学毕业后留校任助教。5年后,在李约瑟博士的推荐下,他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读博,师从被誉为“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的玻恩教授。

1949年4月的一天,在爱丁堡市报童的呼喊声中,程开甲听到一条惊人的消息:英国“紫石英”号军舰公然进犯中国长江,被解放军还击的炮火打伤了!程开甲眼中燃起了明亮的火花:“我们的国家有希望了!”他毅然放弃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的职务和高薪待遇,怀揣热血报国的赤诚之心,回到了祖国。

回国前的一天晚上,玻恩和他长谈了一次,知道他决心已定,便叮嘱他:“中国现在很苦,自己多买些吃的带回去。”程开甲感激导师的关心,但在他的行李里,什么吃的也没有,全是他购买的建设新中国急需的固体物理、金属物理方面的书籍和资料。

1950年8月,程开甲回到母校浙江大学物理系任教。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时,程开甲调到南京大学物理系任副教授,一直从事理论物理的教学和研究。

钱三强亲自点将 死亡之海度过20年

1960年夏,还在南京大学任教的程开甲接到去北京报到的命令,到了之后才知道经钱三强“点将”,他被调进了中国核武器研制队伍。自此,已在学术研究上建树颇丰的程开甲在学术界销声匿迹几十年。

原子弹研制初期,程开甲被任命为二机部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长,分管材料状态方程和爆轰物理研究。

1962年上半年,我国原子弹的研制工作闯过无数技术难关,露出了希望的曙光。中央适时作出争取在1964年、最迟在1965年上半年爆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两年规划”。为加快进程,钱三强等二机部领导决定,另外组织队伍,进行核试验准备和技术攻关。经钱三强推荐,1962年夏,程开甲成为我国核试验技术总负责人。

从1963年第一次踏入“死亡之海”罗布泊,到回北京定居,他把一生中最好的20多年时光献给了茫茫戈壁。他参加制定了我国原子弹研制、试验等工作最早的一份纲领性文献,依据国情否定了苏联专家的空投建议,提出采用地面方式;他设计了第一颗原子弹百米高铁塔爆炸方案,确定了核爆炸可靠控制和联合测定爆炸威力的方法。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零时程开甲(左2)在主控站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700多台(套)仪器分秒不差得完成了起爆和全部测试,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拿到全部测试数据的国家,程开甲为此特别自豪。

此后,程开甲在核试验任务中又不断取得新突破。1966年,首次氢弹原理性试验成功,他提出塔基若干米半径范围地面用水泥加固,减少尘土卷入;1967年,第一颗空投氢弹试验成功,他提出改变投弹飞机的飞行方向,保证了投弹飞机的安全;1969年,首次平洞地下核试验成功,他设计的回填堵塞方案,实现了“自封”,确保了试验工程安全;1978年,首次竖井地下核试验成功,他研究设计的试验方案获得成功……

曾深入核试验爆心 世界前所未有

每次任务,程开甲都会亲自到最艰苦、最危险的一线去检查指导技术工作。在首次地下核爆炸成功后,为了掌握地下核爆炸的第一手材料,程开甲和朱光亚等科学家决定进入地下爆心去进行考察。

程开甲在地下核试验现场

到原子弹爆心作考察,在我国前所未有,在世界试验史上也无先例。谁也不清楚洞里辐射的剂量,其危险可想而知。为了掌握准确真实的数据,程开甲勇敢地穿上防护衣,戴上口罩、手套、安全帽,和几百名工作人员,冒着40度以上的高温,向已被爆炸波挤扁的洞口前进。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这是深入虎穴去追踪考察,对于个人来说是有危险的。然而,他们已顾不上自己身体吃了多少剂量,抓紧时间查看着试验中所发生的问题。这是第一次地下核试验,进洞考察也自然是第一次。程开甲仔细观察、取样、测试,取到了许多第一手珍贵的资料和数据。

这次“深入虎穴”的冒险,为竖井地下核试验的基本方案夯实了基础。1978年10月14日,中国首次竖井地下核试验获得圆满成功。这种核试验方式具有很大的优越性,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自1980年以来,中国核试验方式全部转入地下,实现了我国向国际社会所作的承诺,为我国在国际政治和外交斗争中赢得了主动权。

一生无悔,愿为祖国奉献一切

2014年1月10日,程开甲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84年程开甲离开核武器试验基地,担任原国防科工委(现总装备部)科技委委员。由于工作职责和科研环境的变化,他的科研工作转入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开启了他学术研究的新时期。

1999年,在为国防事业默默坚守、隐姓埋名近40年后,程开甲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这才从幕后走向台前。2014年1月,96岁高龄的程开甲院士又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他在获奖感言当中说:“我一生的心愿就是为祖国奉献一切,现在我仍要努力不懈,不老长青。”

如今在庆祝建军90周年之际,程开甲院士也迎来了他的99岁生日。历经近百年的风风雨雨,这位世纪老人依然心系科学研究和国防科技发展,依然保持着一名战斗者的姿态,孜孜不倦,奋斗不已……

  来源:苏州日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等,我苏网综合整理

热新闻
苏州市外宣云平台 | 关于我们
技术支持:苏州日报报业集团情调苏州工作室
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邮箱:jubao@subaonet.com
Copyright (C) 2009-2017 www.isuzhou.me All Rights Reserved